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 蔡国庆 >> 正文

这部电影简直是为朋友圈撕X拍的

发布时间:2019-03-26 09:33:34

(本文由Sir电影原创:dushetv)

分裂。

这是Sir对舆论越来越强烈的感受。

尤其热门事件,这种站队感更加强烈,一黑一白,一正一邪,一施害者,一受害者……

各说各的,各有各理,但说着说着,你会发现,怎么的

这部电影简直是为朋友圈撕X拍的

,黑洗成白,正邪开始反转,施害者,摇身一变,竟是受害者。

这种荒唐让Sir想起一部电影。

绝对好片——

《感化院》

Freistatt

改编自德国真实事件。

1968年,一个男孩骑着摩托,回到家,意气风发。

他讨厌抽烟,喜欢跟朋友们聊时事,喜欢吃妈妈做的蛋糕,嗯,还喜欢偷偷看小黄书。

在世上,他只讨厌一个人,他的继父。

——因为继父抢走了他的妈妈,还处处为难他。

面对这个不可调和的矛盾,爸妈决定,送他去一个学校,接受再教育。

起初,男孩还是不抗拒的。

分别时,男孩拥抱妈妈,安慰妹妹。在车上,他打开妈妈做的蛋糕,主动分享其他人。

他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在等着他。

男孩来到学校。

同所有的学校一样,学校有个老大,他吃得最开,和老师关系最好。

吃饭的时候,老师嘴巴叼上烟,只有老大有资格去为他点火。

男孩第二天就尝试逃跑了。

因为他在宿舍被老大揍,在工地又被老师揍。

男孩被抓回来后,学校施行连坐,发布一周禁烟令(校内原本允许学生抽烟)。

因为禁了烟,老大领着所有同学,一个又一个,用拖鞋抽打男孩。

打完后,男孩趴在地上,痛得站不起身。

这时候,院长来了。

他抱起男孩,让他在自己怀里哭泣,一边轻声安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男孩一把推开院长,倔强地爬到角落里。

在他眼里,这不过是施害者高高在上的怜悯。

——虚伪!恶心!

打他的同学也起了恻隐之心。

老大劝他:别反抗学校,不然你挺不下去。

男孩强硬地拒绝了:我要反抗到底,反正妈妈很快会来接我。

老大冷笑:妈妈都这么说。

对啊,妈妈这么爱他,为什么没有收到过妈妈的信?

妈妈忘了他?

也不是。

有一天,男孩就发现,学校厨房里有他妈妈做的蛋糕,换句话说,院长截停了妈妈的礼物。

他的愤怒终于燃到顶点,他决定反抗到底。

他还是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在等着他。

警告:以下内容剧透较多,请读者自行斟酌。

一次劳作中,男孩一铲打倒老师,跑了。

这一次他越狱成功。

他终于跑回了家——久违的家。

妈妈又惊又喜,紧紧拥抱他。见他瘦得皮包骨,给他做了好多吃的;听他诉说学校暴行,她咬牙切齿。

这时,院长恰好来访。男孩吓得躲进角落,恨不得陷进墙里。

妈妈与继父、院长争论一番后,她决定一家人亲自去学校看看。

他们来到学校。

但,院长头也不回地走了。

所以院长自知理亏,尿遁了?

就当男孩已经想好怎么证明学校的暴行。信心满满的他下了车……

这时候,他突然听见轿车发动,轰隆声刺耳,像绞肉机。

继父和妈妈,开车走了。

他一下子被抽掉了脊梁。

脊梁是需要底气的,很多时候,我们敢硬挺着,是因为我们知道,有人始终站在身后。

如果身后没人呢?

被打伤的老师很快出现,狞笑挤满了脸。他逼男孩挖土坑,把男孩扔进去,埋了。

男孩要死了。

生命的最后一刻,来的是院长。

他把男孩挖出来,再次抱起男孩,又让他在自己怀里哭泣,又一边轻声安慰——

“没事了,我的孩子。”

这一次,男孩没有挣脱。

不久后,学校起了一次暴动,所有学生都越狱。

临走前,老大来找男孩,要带他一起走。

男孩很平静。

他坐在地上,盯着老大,一言不发。

他不想要逃离自己的家——是的,学校变成他的家。

两年后。

又一个男孩来到学校。

这个男孩发现,同所有的学校一样,这里有个学生老大。老大吃得最开,因为跟老师关系最好。

吃饭的时候,老师嘴巴叼上烟,只有他,有资格去点火……

老大喜欢抽烟,不爱说话。

只有当别的孩子说起,妈妈很快会来接他们的时候,他才会冷笑:妈妈都这么说。

你猜到了——

老大,就是两年前的男孩。

是的,又一个受害者,变成了施害者。

至于一开始施害者呢?

他们从来不认为自己在害人。

家长想害孩子吗?

不想啊。

他们有了新的孩子,家里带不了三个。继父跟男孩化解不了敌意,母亲也想将一腔爱意付诸新欢。

他们(只能)求助感化院。

扔河里一个坏儿子,河神出来,还她一个好儿子

想得真美。

学校想害孩子吗?

不想啊。

《感化院》院长自有他的正义,孩子不听话,就要管,不服管,就要打。你甚至可以说,他的本质,是希望孩子好的。

男孩离开学校前,他还说:“祝好运,做一个正直的人。”

把一个坏学生推向火坑,火焰烧尽,还他一个好学生。

想得真美。

现实中,我们常常听到这句话——我是为你好。

但现实是,为你好,和你真的好了,中间有太长太长的路途。

我们见过太多好意促成的恶果。

尤其是好意与恶行扭曲在一起的样子,更触目惊心。

《感化院》Sir最爱这场戏。

男孩偷院长番茄,惹怒了院长。院长把男孩压进水缸,溺得他奄奄一息。

这时,一个老师在一旁,脸上流露不忍,甚至关怀。

院长走后,男孩挣扎爬起。

他牛脾气上头,喘着气继续偷番茄。

老师连忙上前,抓住男孩的手,“够了”。然后摇摇头,转身离去。

没想到男孩又开始偷。

老师回过身,一脚踩住男孩的手。

男孩挑衅地笑着,咬了一口番茄。

老师生气了,他拎起教鞭,扇了男孩一下,转身又走。

男孩喊道:“你就这能耐?”

老师暴怒,回头,被血性驱动的他遏制不住自己,打,打,打,打到男孩说不出话。

——脸上写满恨铁不成钢的,自我陶醉的悲壮。

这组镜头值得永远铭记。

一边是老师居高临下的视角。

一边是远远的校舍,一群孩子挤在窗前,遥望老师,他们看到老师高举高落的手,像在抽打一头畜生。

心累,每个施暴者还如是说。

Sir仍记得,已经被实锤认定的豫章书院,他们在作恶时,也常以善之名。

残害心理的小黑屋惩罚,在院长口中,变成“安全范围内的一种情绪缓冲”,是森田疗法。

看过《肖申克的救赎》的我们都知道单人禁闭的痛苦。

这是监狱惩罚最难熬的一种。

在那里是度日如年的

所谓取经“森田疗法”,更是流氓。

森田疗法,有顺应自然,为所当为的原则。它要求患者在禁闭的过程中,感悟、忍耐、思考,从而解脱烦闷,找到生活的意义。

也就是说,它的底线,是能自省的患者,有意愿克服心结。

而在豫章书院,有问题,不分青红皂白,送小黑屋。

豫章书院“宿舍”

当然不止校长。

包括家长。

“书院救了我们这么多家长,你们为什么就说书院不好呢?”

为这句话,家长们自发鼓起掌来。

包括部分围观群众。

“难道学生不听话,就可以监禁、绑架和打孩子么?”

我的回答是:

是的!对于这些畜生,我希望有人帮我折磨他们到死!永世不得超生!

豫章书院做的还远远不够。

正是这些愤愤不平的声音,让院长离去还能解脱式地感慨:再也不做这个教育。

心累。

怎么回事?

听上去,你倒成了受害者?

回到最初的问题,在络围观中,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站队,才是正确的。

Sir的答案一向都是——不站队。

尤其是事实未明的情况下。

站队意味着你主动走进封闭的密室,只听见一种回音。

站队意味着你主动放弃对话的可能,只满足自我表达。

站队让你拥有了帮派,却也树立了更多敌人。

重视证据,合理质疑,只有通过正确的方法求索正确,正义的手段寻找正义。

我们才不愧在每一次尘埃落定后说出那句话——

正义没有缺席,只是迟到了。

本文图片来自络

助理:汉斯寂寞

相关Tags:

孩子早上起来咳嗽是怎么回事
宝宝消化不良拉肚子怎么办
真实用户搜索量不等于百度指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